首 頁關于我們產品介紹防偽技術解決方案成功案例防偽紀實法律法規客服專區曝光打假聯系我們

花數萬元請來的保姆竟是黑工,一夜之間讓你人財兩空

信息來源:http://www.cqn.com.cn/ms/content/2019-08/20/content_7438947.htm

高端保姆或者會外語的家政人員,在市場上是千金難求。

一些勞務中介正是鉆了其中的空子,將非法滯留在我國的外籍保姆介紹給有需求的家庭,從中收取高額中介費。這其中,亂象叢生。

外籍保姆市場催生“黑中介” 倒手就賺三五萬

在網上輸入外籍保姆等字樣,就可以看到很多提供家政服務的中介發布的廣告。廣告顯示,他們主要推薦來自境外的人從事家政服務。

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在網上與多家中介公司取得聯系,很快,一些家政服務中介公司就發來了大量的“外籍保姆”的照片和視頻,她們有的來自菲律賓,有的來自馬來西亞。

根據中介公司留下的聯系方式,8月初,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趕到廣州。在一棟寫字樓里,記者見到了一個自稱是萬邦盛世公司的工作人員,她告訴記者,她就是承辦外籍保姆的家政服務中介。但見面的地點是中介臨時租賃的地方,并不是公司所在地。工作人員很神秘地說這樣做是有理由的。

原來,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出境入境管理法》和《外國人在中國就業管理規定》,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聘用未取得工作許可和工作類居留證件的外國人。取得《外國人就業證》和外國人居留證件,方可在中國境內就業。

中介公司的工作人員之所以說自己的工作有特殊性,指的就是她手上的外籍保姆,并沒有取得國家相關部門發放的正規合法簽證,說簡單點,就是外籍黑工。

隨后,她叫來了一直等候的4位外籍婦女來面試,她們都沒有合法身份,滯留在中國。

工作人員說,他們公司掌握的這些長期滯留在國內的外籍人員,都是通過一些國外代理人招募進來的,消費者一旦付了中介費,公司會和國外代理人按比例分錢。

而外籍保姆的家政服務費用,根據地區消費水平不同有所不同,平均價格每月6000元—10000元不等。中介費有的是一次性繳納20%—25%,有的是按月收取提成。

這家家政服務公司在過去的幾年時間里,僅僅通過網絡聯系,就將七八十名境外不合法滯留人員介紹給國內的很多家庭,生意做得很不錯。

隨后,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見到了另一家來自深圳的中介,中介還帶來了前來面試的外籍保姆,這名外籍保姆什么證件都沒有,就是一名黑工。

當記者提出誰為這名外籍保姆擔保的時候,這名中介講了實話,其實,他根本沒有什么公司,說白了就是一個人,他只是有關系能找到外籍保姆,帶著她們四處招攬生意,他個人賺取中間費用。他還拿出了和其他消費者成交的微信轉賬記錄。

但是,中介強調,他不想留下任何文字性的協議或者合同,因為他找的外籍保姆不是合法的。如果實在覺得不安全,可以提供一個公司給他,他可以找新的外籍保姆過來,辦理工作簽證入境,費用是5萬元。

在一家名為廣州茉莉之家的家政公司網頁上,標有很多外籍保姆的照片,消費者如果在網上看中了哪一個,公司可以安排面試。

但是,該公司拒絕了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上門面試的要求。原來,他們曾經在2015年因為接受不合法滯留的外籍保姆,被記者暗訪曝光過。

介紹人徐小姐說,他們公司已經做中介近十年,利潤很高,中介費是3.5萬元,而保姆的工資是8000元。

和前兩家中介一樣,徐小姐帶來的這個外籍保姆也是簽證過期,沒有合法身份。更讓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驚訝的是,這個茉莉之家從網頁上看是正規的家政機構,實際上,他們連個公司都沒有,簽合同也是跟個人簽。

不僅是在廣州,在上海,記者也同樣輕易地能找到介紹外籍保姆的所謂家政公司。

在上海李子園商務區,伊致國際家政公司也宣稱可以提供外籍保姆的服務,并安排了幾名外籍保姆過來面試。不出意外,這些外籍保姆,同樣沒有合法的簽證。

盡管上海伊致國際家政公司工作人員拿出了一份雇傭外籍保姆的合同,但他聲明,這個合同是不合法的,因為外籍保姆來中國本來就不合法。

在李子園商務區,一家名為優匠萌嫂的家政公司,甚至在公司門口就公然打出了提供外籍保姆的服務招牌。當然,這里的外籍保姆也沒有合法身份。

只要簽約成功,公司就收取服務費,1年1萬元,如果一次性交付2年,公司可以給消費者優惠5000元。

偷渡外籍保姆是非法行為 應當判處7年以上有期徒刑或無期徒刑

我國目前并沒有開放國內外籍保姆市場,因此,我國境內目前不可能存在合法身份的外籍保姆。

所有提供服務的中介、家政公司,不可能向消費者提供任何服務保障。2018年6月,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就審判了一起組織外籍保姆偷渡的案件。

被告人劉某組織了24名外籍保姆偷渡到我國,再轉運到各地的消費者家中,共收取雇主錢款120多萬元。最終,劉某被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以組織他人偷越國邊境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年,并處罰金20萬元。

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刑事審判庭審判長 馬燕燕:第一,有多次組織;第二,組織他人偷越國邊境,人數眾多;第三,違法所得數額巨大。所以,依法應當判處7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事實上,雇主們花重金請來的非法保姆,并不省心,由此產生的詐騙案件也是層出不窮。

北京的連女士在繳納了3萬多元中介費之后,家里沒干多久的外籍保姆突然就不見了,所有的信息也都聯系不上了;哈爾濱的李女士付了7萬多元的中介費用,外籍保姆工作了一年之后同樣人間蒸發,臨走還拿走了她送的首飾和一個iPad,而中介稱,如果要他們幫忙尋找,還要再付 3 萬元費用。

我國最高法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的司法解釋,早就出臺了相關規定:雇傭沒有就業證件的外國人工作,而由此在我國產生的勞動糾紛,法院不予支持。而這恰恰被不法分子所利用。

半小時觀察

網絡上打出小廣告,違規違法地推銷外籍保姆,收取幾萬元的所謂中介服務費,這些不法黑中介究竟欺騙了多少消費者,目前不得而知。但這個非法運行、非法牟利的地下市場,眼下依舊在挑戰著法律,損害著消費者的利益。

不僅是市場里涌動的這些暗流,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調查時也發現,一些正規的家政服務公司,現在也在參與這些違法經營活動。他們表面上合法經營,背地里卻無視法律法規,開展這項違法的業務。

由于消費者雇傭的是無合法身份的外籍保姆,本身也存在過失,因此,損害消費者權益,甚至合謀詐騙消費者的事件,也層出不窮。

市場的亂象,值得消費者注意,更需要管理部門的重視,國家法律、市場秩序、消費者權益,容不得馬虎,更容不得挑戰!

市場存亂象,管理需補位!

快乐赛车开奖结果app